人生没有进步,就是一种退步

作者:吴淡如

  有时要感谢生命中碰上那几位很极端的人,给我很好的写作灵感。看他们摆荡在无边情绪中时,我就自然会处在自我检讨中。

  虽然我也不是一个完全理性的人,但我很怕的是某种无所作为的感情泛滥。

  只活在一种没有出口的情绪当中,然后,把哀号与抱怨当娱乐。

  她就是个中翘楚,小我几岁,但也早就是中年了。

  她抱怨着她的干眼症。因为医生说,有干眼症其实是年纪大了的老化现象,也是前更年期的现象。

  她说着说着竟然哭了:”我好担心我的生理期再也不来……”

  ”请问,你担心更年期它就不会来吗?”

  ”当然不是……”

  ”那你为什么要担心成这样,它总会来。”

  ”我不相信我老了……”

  ”不管你相不相信,老都会来。”我说。

  ”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冷酷?”

  ”我……”我又气又好笑,我还比她大,如果我真的要烦恼的话,应该可以登上比她更值得安慰的优先顺位吧。

  ”我的白头发越来越多了……”她继续哀号。

  ”我–也–有。请问谁没有啊?”

  ”我得染发,有白发留长发就不好看了。”

  ”我早就在染了。”我说。而且我自己染得又快又好。

  而且,光是干眼症,她不止哭一次,白头发滋生也哭过两次。

  ”我每次哭,都会有女人陪我哭,你不是女人!”

  ”奇怪,为什么要哭?要让我哭,还真不容易!”

  真抱歉,每个人的泪水用法都不同。我通常会在感动于某些人,尤其是他们不顾一切的向上精神时,泪湿眼眶。我确实不太喜欢跟人一起”楚囚相对”,一起流不争气的泪水。

  这不是我的人生,如果我从小就哭完算了,抱怨完算了,哀号完算了,那么我现在的人生再怎么糟也该认命算了。

  当她在诉苦的时候,好像觉得用泪水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。也许,她习于将泪水当作武器吧。她的确用泪水得到许多,也许她从小貌美,知道当一个”我见犹怜”的女人,可以从英勇的男人那儿得到很多。

  我就是没有这个福分啊。

  我知道唯一有用的是解决问题。泪水或许可以央求某些人的怜悯,让别人见义勇为帮你解决问题。但你不会成长。

  某一阵子因为工作的缘故,我必须规律性地见到她。

  举凡儿子顶嘴,老公讲”我爱你”时不够诚恳,别人家的狗生病了,家里的亲戚住院了,她都可以哭得稀里哗啦,常吓到我。

  因为她的泪水太充沛,我每次看到她,都越来越害怕。

  还不只泪水让我害怕。她对别人八卦的探听欲也让我害怕。

  ”谁谁谁是不是同性恋啊?谁谁谁到底有没有小三哪?”她问的都是我认识的公众人物。

  ”别人的私事,不关你的事。你认为我可以回答吗?根据我的职业敏感度?”

  虽然,我老是这样回答,她却总是不厌其烦,也不怕碰软钉子。

  ”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近人情?”她碰到软钉子时会这么说。

  我只能说,她大部分时间不必工作,有人奉养还真的是很幸福。人在江湖,舌头岂能真的放肆。

  如果,一定要有泪水、讲八卦才是女人的话,就当我不是。

  在我的印象里,由于衣食无缺,幸运的她只有靠”讲话”来生活,从来没想过要解决任何问题。

  直到我离开某个工作,不用再看到她的泪水,我觉得人生的障碍少多了。

  这一种是比较极端的泪水腔肠动物。

  另一种腔肠动物更多:人生没有进步的原因是总把问题往外面推,从来不肯亲力亲为思考解决。从来没有相信过,自己可以改变些什么,未曾想过只要我自己做什么,我就会比较快乐,只每天想着只要别人怎样……我就会快乐了。

  这样的人不少:像感情的腔肠动物–就拿海葵来说好了,一碰到外在有状况,马上把自己蜷缩起来,兀自紧张、痛苦、焦虑,躲进某种不动状态中,不移动,有什么反应什么,过了几千万年也没有什么进化。

  腔肠动物,是一种一直自愿停留在低等动物阶段的动物。

  有时想想,过了半生,我也许也没有活得太好,但至少没有变成自己讨厌或害怕成为的那种人。

  如果这是全世界人的问题,那就不值得烦恼,因为你烦恼也没用。

  任何问题都不必用来做情绪上的自虐。应该想的是:是不是可以解决问题。

  如果这问题不可能解决,那么,就只好接受那个问题。然后,企图让自己过好一点。

  任何经营者最害怕的一种员工就是,几乎都没有思考怎么办,就马上反应的员工。有的,并不只反应现实问题,还会马上反弹,反弹的都是情绪性问题,比如”万一””如果””可是”……

  他们想的是”万一怎样,我可以不必负责””如果怎样,就做不成了””可是一定有什么事,阻止我完成”……

  他们创造的问题比解决的问题多,却抱怨着自己是千里马没有遇到伯乐,良臣没有遇到明主。

  我也看到许多人”勉励”年轻的孩子,最好二十岁就要立志找到一个有保障的铁饭碗,这样就可以安稳终老,用同一种反应、同一个方式活下去。换一种正面说法,叫平安是福、知足常乐,像腔肠动物一样简单地吃喝拉撒睡,却没有体悟到:这几十年的人生没有进步就是一种退步,浪费得奢侈且可耻。

  或许每个人的人生有他自己的任务,但腔肠动物–当外在环境剧烈改变时,它只能安静地坐以待毙,并无任何选择。

  不要被泪水淹死啊。

  人生,一直在找出口,找生路,找解决方法,当然也很辛苦,但是,如果可能,我仍选择如此。

  一生靠自己挣来,岂不是最畅快的吗?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