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成风中的一棵树

一棵小树苗如果要长成一棵参天大树,这个过程必然是一种蜕变与积累的过程。小树苗从弱不禁风到能够抵御风雨的侵蚀,这是一个成长成熟的过程。当一棵树苗能够抵御风雨的侵蚀,再到从容面对世间的一切,这无异是一种提升,是一种质的飞跃!
  沉淀,需要时间的累积。慢慢地在岁月的变迁中,经历过一些事,我们的内心才会逐渐沉淀起一些人生必需的内涵与素养。长大了的我们在面对事情的时候会多一些沉稳,少很多浮躁。生命素质在不知不觉中得以提升。于是,人生便有了一种收获。在渐行渐远的岁月中,我慢慢才明白:如果能站成风中的一棵树,该有多好!不媚,不娇,不争,只安静地做好自己。是的,不必大红大紫,生命照样常青;不必大惊大喜,生命一样丰盈!你看,那风中的一棵树,它不正是这样吗?
  我是北方女子。如果要做一棵树,就做一棵北方的钻天杨吧。在记忆中,北方的钻天杨是最不起眼的植物,无论是塬上,或是沟渠旁,到处都能看到钻天杨的身影,它们不需要舒适的温室,瓦砾堆里都能生存。无论遇上多大程度的干旱,钻天杨毅然挺立,毫不屈服。若是遇上大雪压顶,最多也就折上几枝,但它高傲的头颅永远伸向天空。以前的农民家庭相对都不富裕,若要盖房子或制作农具什么的,钻天杨是最为顺手的材料。虽然后来生活改善了许多,就像现在钻天杨除了制作一次性筷子和造纸,其它好像再也没有多大用途。然而在早些年,贫困的日子里钻天杨可是帮了人们的大忙。以前农民盖屋子,壮的可以当檩,粗点的可以做椽,那样,一座房子的主支撑就是钻天杨了。所有这些,只有经历过的人们才会有更深刻的体会。春夏期,每当杨叶蔽日,辛劳一天的人们常常喜欢坐在树下纳凉,或拉些家常闲话,此情此景,你就能明白和谐该是怎样一幅画面。于我,最是喜欢钻天杨的性情,无论环境多么艰苦,它都能傲然生存,一方面保护了我们的家园,不让水土流失;一方面又让当地的人民就地取材,极大地方便了人民的生活,造福西北。如今,常常觉得那翘首的树冠,那站立的身姿,多像北方淳朴的人民啊!不屈服,不畏惧,昂首挺胸!每及此,我都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它日夜的忠诚与坚守里。
  如果坐车行驶塬上,常常映入眼帘的便是成排的杨树,它们像站岗的哨兵一样,日夜忠诚地坚守着自己的阵地。其实,钻天杨在北方很少独自出现,往往是成片成片的展现,也许这更益于保护北方的水土吧。当钻天杨以森林的形式出现,这对平衡当地生态环境就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。那时,人们呼吸的空气是清新的,看到的天是蓝的,是纯净的,少有雾霾。放眼,活着的人们虽穷困了些,却活得那样酣畅淋漓。那些没有勾心斗角的日子,集成了我记忆深处的最美。
  也曾记得三毛说过:”如果有来生,要做一棵树,站成永恒,没有悲欢的姿势。一半在尘土里安详,一半在风里飞扬,一半洒落阴凉,一半沐浴阳光。”于我,觉得这像极了北方的钻天杨,忠诚,坚守,博爱,善良。事实上,北方的钻天杨它已在我心里站成了一道永恒,站成我内心深处不沉的风景。
  人到中年,也许并不完美与成熟,但至少沉稳了很多。咀嚼与思量人生,必然少了很多浮躁。中年,站在这个时间的端口,忽然就有种想要站成风中的一棵树的感觉。
  人到中年,只想站成风中的一棵树,只想任风来雨去,我自傲然挺立。白天可以享受阳光的沐浴,夜晚可以聆听虫鸣;抬头可以看云卷云舒,低头可以看花开花落;既可以领略狂风骤雨,又可以疏影摇曳。站成风中的一棵树,聆听自然的声音,我们会为此感动。心,常常在此刻温润。是的,温润的心,面对一切,必然会多一份慈悲!
  站成风中的一棵树,不仅是想要的感觉,更是一种姿态。让生命站成风中的一棵树,淡看过往,我且守心成长,掩埋的根须是对泥土的深情,延伸的枝桠是对天空的向往。时值中年,就让我站成风中的一棵树,卓然挺立,静静成长,最后,把自己站成一份虔诚,站成一份庄重!
  我知道,我不是如菊的女子,也不是如兰的女子,我只想站成风中的一棵树,倾听自然的声音,感悟生命!如若空寂里传来苍劲舒心的箫声,如果我能够懂得,也便不负这一种伫立!(文/素语微澜)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